进博会top
浙江在线宣讲名师集中展示活动专题
改革40年展览
“八八战略”十五年
食品安全城市创建
您当前的位置 :嵊泗新闻网 > 海洋旅游 > 嵊泗游记 正文

嵊泗游记

嵊泗游记

2010-04-28 16:46:55 来源: 作者:
 

    隶属浙江省舟山市,位于钱塘江和长江入海口的汇合处,是全国唯一的列岛型国家风景名胜区。自然风光以“碧海、奇观、金沙、渔火”著称。基湖沙滩和南长涂沙滩左环右抱,美称为姐妹沙滩。  
    嵊泗列岛面积只有35平方公里,人口8 万有余。泗礁是最大的岛屿,有3 万多人。岛上全民皆渔皆商,无工业和制造业。瓜果蔬菜和四季衣物大多是“舶来品”。饮用的淡水是以泵从深井取出,旱季时缺水需从海运。
  平房居多,依山势而建。嵊泗只有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,孩子们长大后都是校友。从上海浦东坐一个小时的汽车,再坐一个小时的快艇就到了嵊泗。
   这里的大小宾馆很多,多有农民的家庭客房。我们住在基湖边的碧海山庄,房间里听的见海啸声。    
    海鲜及其它     既来之,则吃之。
   金秋的嵊泗硕果(海鲜)丰美,令我们不觉食指大动。海蜇和梭子蟹是这里的特产,极为鲜活。自小在海边长大,虽不稀罕,但是仍不免鼗餮的馋相。因为是旅游胜地,价格并无便宜,据说夏季高峰时饭店的活虾是200 元一斤,仍不乏问津之食客。我最喜欢的是蛏子,去壳之后仍硕大肥美,葱油爆来味道绝对上乘。最近在打免疫针,医生嘱我不可食用鱼虾蟹等海鲜,否则有发作之愈。呜呼!我可不想眼睁睁地饿死在同伴们笑眯眯的举箸之间。拼死吃河豚的大有人在,我就算是禁不住诱惑之人吧!
    岛上好点的饭店不多,一家家吃过去,风味各异。印象最深的是它们的名字,一个叫海餐厅,另一个叫大海餐厅,生意都不错。
    饭后在县城散步,发现找不到一家报亭,不知道这里的人看不看报?好容易踱到一家嵊泗书店,居然发现有昌耀的诗在架,还有一些九月的小说月报和一本新生代月刊《芙蓉》,其余的书就陈旧随意了。
    岛上的自行车都不见锁,民风较为纯朴。各从其业,无放浪游手之徒,无论魏晋,不知有汉。
    大悲山     从基湖沙滩出发,4 公里左右可到大悲山。盘山的公路一边是山,另一边是海,有点像大连的滨海路。但此山不高,此海不深,略逊一筹。由于季节变化,没见到想要的碧海青天。海水中略有泥沙,微黄的在蓝天白云下,有一点点沧桑感。
    大悲山的名字很好。我是个以名取人买椟还珠的傻人,不觉为之击一掌。不管天下多少大悲山,这个坐南看海的一个,我喜欢。
    大悲山上有大悲庙,法名灵音禅寺。
    再见我佛,心中有悲。此悲乃小悲。低首敬一柱香,不敢多看。
    大悲庙里木佛居多,淡淡的香气氤绕,合我脚步婉转。东西偏殿是岛民的牌位,这里离普陀山很近,香火自海上飘来不断。看见一个大概在祭奠亲人的中年女子,长跪不起,明灯业已暗淡。道士们日修的经颂入耳,多听会迷路,这曲调确有异,似乎通天。
    正庙里的对联很好。看了又看。上联是: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。 下联是:悲生于觉觉出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。另有一联隶书写来更觉妙处。上联是: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问君何处安生。下联是:无过去心无现在心无未来心还汝本来面目。嚼着满口余香出了庙,我想我还不能够放的下,不过已经轻了很多。大慈和大悲,该先有哪一个?
     渔火这里的人习惯早起早睡。
    十点多,我身后的城市刚下了汽车,这里就只有渔火点点了。虽不见百舸争流,但众樯云立也算壮观。可惜看不到远东第一大灯塔,但远航的海面上,旅人的心里永远被照亮。
    一片寂静。比黑更黑,比静还静。
    这里的渔火比星星更亮,并不孤单。
    碧海山庄门前有一大片草坪,草色碧青,温润柔软。草地上有几棵树,粗粗的枝干,宽大的叶片,我叫他们橡树。我的审美观大概有点问题,与枝叶茂盛的大树相比,更喜欢大叶稀少的秃树,尤其是在万物蓬勃的七月八月。看见简洁光滑的枝桠剪碎了蓝天,白云象是它异生的花朵,心中会涌起莫名的感动。
    喜欢这几棵树,于是每天都会在它下面拍照。早上微微的光芒里,黄昏暖暖的归来时;穿着及至脚踝的桃红长裙,或着休闲舒适的草绿背包。拍了又拍,不能明白自己。
    看海蓝的海,蓝的天。我们在海滩上泡了整个下午。
    不做什么,不想什么,平行相对天空。带来的诗集没翻几页,只有童安格和齐秦等人的声音被我听见。
    看云。朵朵的飘,像鱼儿游在水中,有的一倏即过,有的悠闲戏风。天边有两片相影相随的,一个下午都呢喃着,和我一样不忍散去。
    但再美丽的云,除了被风看见,风过之后就只有天空。对珊瑚来说,只不过是一场烟火般美丽的过眼云烟啊。看云的我,即使看懂了,云儿能看懂我吗?
    看海。看到了熟悉,看到了哭泣。所有的海是这样的息息相通,此起彼伏。只要人类不停止哭泣,海就不会放弃叹息。海永在我心中,比蓝更蓝,比远更远。想起了我北方的海,有着率性和魆黑的礁石,浪拍打时才能够证实它的强硬,似乎是在暗示伤口曾经流出紫红的血。
    想起了我最爱的海,冬天的海,融雨溶雪的海……此情已遥远。
    看砂。这里的砂极细腻柔软,金黄得如同太阳的影子。风起时,某个小小沙丘的平面就会一粒呼唤一粒的相约着离开,换个荒原栖息。
沙滩上很多蟹子的洞,周围是豆粒大的砂团和四五根一排的蟹足的痕迹,好笑得很。有一些人在对着蟹洞向下深挖,虽不是守株待兔,可是除了此路,又如何接近来去无影的蟹呢?
    沙滩上有很多游客了。很多手和很多苇杆在平静的砂上写着字,它们宁愿相信潮水来临之前,这里是一片空白。小孩子开心的在砂上印着小小的脚丫,画着大大的脚丫,还有一个脚丫是六趾,有趣。写得最多的是到此一游,很多颗心被画出来,还有人对砂子说着爱。有大写的BEACH 的字,还有小写的花体的 because ,等等。
    我把想起来的所有李清照和李商隐的诗词写给了砂。
    同伴在旁得意的写了个对子叫我来对:岛外环路路外环海朵朵浪花环岛来。嘿,不难,看我的:路上行人人上行天片片白云行路去。
    一会儿又来了一对:观蟹横行观人竖行横行比竖行。这就难办了,因为最后一个行字已经变了意思了。东看西看才勉强得来:送君东游送己西游东游念西游。珊瑚在此征下对。
    黄昏了。我们在空无一人时来到,又在空无一人时离开。
     潮水默默的,卷走了所有的字。沙滩一片空白。

编辑: 胡园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