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上网来
扫黑除恶top
全国两会2019
嵊泗两会2019专题
2019新春走基层
您当前的位置 :嵊泗新闻网 > 港口经济 > 港口开发 正文

港口布局,“车马炮”要下一盘棋

港口布局,“车马炮”要下一盘棋

2015-09-08 08:33:35 来源: 新华日报 作者:

编者按  2009年6月,江苏沿海地区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。按照省委书记罗志军“科学开发、开放开发、联动开发、统筹开发、创新开发”的要求,沿海地区经过4年多艰苦努力,已成为全省增长速度最快、发展活力最强、开发潜力最大的区域之一。但是,沿海开发中,重复建设、产业雷同、围垦粗放、对中西部地区带动力不强等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。本报今起刊发一组报道,以期引起有关方面重视。

  

  50多公里要建4座海港?记者10月28日在南通沿海采访,听闻此言,吓了一跳!

  这个消息得到南通市发改委副主任、市沿海办主任尹建勇等人的证实:“洋口港往南10多公里,南通市已启动南通滨海新区建设,通州湾将来要建30万吨深水港;洋口港往北20多公里的海安县,只有8公里海岸线,但在3年前就召开了老坝港挖入式港口论证会。”

  听说不远的东台市也要建海港,如东洋口港工作人员沈伟峰大为不解:“洋口港的投资已不下300亿元,现在处于吃不饱的状态,为什么还要建那么多的港口呢?”

  我省沿海各市县建港热情高涨。北至赣榆,南到启东,954公里黄金海岸,14个沿海县区家家都规划了港口,许多港口已经初步建成或在紧张建设中。据说,由于我省沿海建港石料需求太大,这几年涨价一直没停过。

  相邻的山东、浙江沿海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早在5年前,山东省就制定港口整合规划,改变一城一港格局,重点打造以青岛港为干线港,烟台、日照港为支线港的现代化港口体系。短短几年,日照港年吞吐量就超过3亿吨,而我省连云港港去年才勉强达到1.8亿吨。浙江也是如此。2005年底,在省政府主导下,舟山港与宁波港正式合并,2010年,新宁波港的港口吞吐量反超上海港。

  沿海开发伊始,我省确定了三大港群战略——自北向南建设以连云港港为龙头的北部港口群;          下转A2版

 

  上接A1版  以大丰港为龙头的中部港口群;以南通港为龙头的南部港口群。对此,有人质疑:重复建设是否导致资源内耗,小而散格局会不会造成同质化竞争?

  “争着上港口,资源浪费不可避免。”盐城沿海某县港口负责人私下告诉记者,大丰港已经成功申报国家一类开放口岸,滨海、响水、射阳都在组织申报。申报一类口岸,光是引进海关等前期工作,投入不少于2亿元。“就算各家都符合条件,给你一个地级市批4个一类口岸,可能吗?”

  沿海县区建港“霸王硬上弓”的现象客观存在。“某县沿海属于淤泥质海岸,又处于河口地带,每天回淤1厘米左右,也要建港;有的开了港却没有船来,就花钱雇船摆样子;还有的港口因为建设主体问题,拿不到财政资金,每年光航道港池维护投入就在2000万元以上,县级财政投入不堪重负。”省沿海办有关负责人对“县县建港”现象忧心忡忡,但他们也束手无策,毕竟,这些项目都是地方主导。

  沿海县区对建港有自己的视角——“建港就是烧钱,但孩子还是自己的好。”

  “往北7公里就是山东日照岚山港,虽然近在咫尺,但还是要有自己的港。”赣榆柘汪临港产业区管委会副主任王维志说,前些年,为方便区内企业借道岚山港,县里专门修了一座桥通过去,但因为地区竞争,始终通行不畅。去年12月正式开港后,产业一下子就上来了。临港产业区内的江苏星海石化公司今年产值将突破200亿元,如今连云港市体量最大的两个企业都在赣榆港边。

  “与其说是自己想建港,不如说是被产业发展所逼。”南通市沿海办主任尹建勇分析,除连云港港是传统的物流枢纽港外,遍布我省沿海的县区海港几乎都是产业驱动型港口,已落户的大进大出项目迫切需要港口,很多的项目没有港口根本就不会来。以年内将通航的徐圩港为例,他们根本不需要四处去拉货源,光是开发区已签约落户的项目,就占到港口设计总吞吐能力的80%以上。再看洋口港,LNG项目用的船比辽宁号航母还大,没有港口怎么行?

  曾经历过港口建设阵痛、如今又饱尝港口利好的大丰港负责人陶莹认为,港口布局不是简单“多与少”的问题,建港模式也并无优劣之分。他总结了12个字:“深水深用,浅水浅用,建了要用。”

  县县建港让连云港港倍感压力。“江苏东部唯一的深水大港叫了几十年,现在不能这么说了。”连云港港口局港务安全处处长陈灌南表示,如此多的港口遍布在长江以北的海岸,在一定程度上蚕食了连云港港的市场。但作为江苏港口龙头,他们更大的危机来自与周边省份主港差距越来越大。“青岛港都是双层集装箱了,一船能装1000箱,我们还是单层400箱。论‘资历’,日照港只能算‘孙子辈’,但人家吞吐量快是我们的两倍了。”

  在连云港港看来,他们不仅要和省内“亲兄弟”争货源,还要与省外的“表兄弟”竞争,可谓两面夹击。当务之急,需要省级层面统筹协调,明晰沿海各港定位,释放港群战略的正能量。“日本,偌大一岛国,却无一世界级港口,原因在于东京、大阪、横滨都有海港,各港口争相发展互不相让。”省社科院研究员古龙高把我省港口布局比喻成“一盘棋”,各港作为“车马炮”,要注重港口间协同作战,为整个“棋局”服务。“再不能窝在家里5个指头比长短,要握指成拳,抱团出击。” 

  “上海洋山港要在浦东北边建第二港口,离我们距离最近,这是摆在面前的重大机遇,但能不能抓住,我们说了不算。”洋口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张蓉蓉急切地说,与上海沟通,一个县的层级太低,至少需要省级层面去呼吁协调,助力如东港加入上海港的组合港。“你再不去主动对接,不与上海自贸区搭上关系,就让外省港口占得先机了!”

  本报记者 吴剑飞 张 晨 王世停

新华日报20131101 A02版

编辑: 杨佳星